我国5G迈出关键一步:频谱落地加速产业进程

国家林业局信息化管理办公室 http://xxb.forestry.gov.cn2017年06月12日来源:OFweek通信网讯
【字体: 打印本页

  仅仅三天的时间,工信部就陆续公布了5G中低频段规划草案。
  频谱资源是5G技术研发和发展的先行军,是5G商用的基石。如今,我国5G频谱路线版图雏形已现,这对于整个产业链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对于运营商来说,5G频谱资源无疑是千金难买的宝贵资源,是其开展5G移动应用和服务的基础。对于设备商来说,5G频谱的落地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减小了因频段的不确定而造成的研发投入的浪费。
  5G需全频段协同部署
  不同于2G、3G和4G,5G将用来支持增强的移动宽带(eMBB)、具有高可靠性和超低延迟的通信(uRLLC)以及大规模机器间通信(mMTC)三大类主要应用场景。这就需要更大的带宽、更短的时延和更高的速率。
  另外,5G网络的特点不仅仅在于快,更在于稳。其用户端下行速理论值可以达到20gbps,上行速可达10gbps,每平方公里内可支持100万设备接入。相对4G提升3到5倍的频谱效率、百倍的能效。
  为达到上述愿景,5G频率将涵盖高、中、低频段,即统筹考虑全频段:高频段一般指6GHz以上频段,连续大带宽可满足热点区域极高的用户体验速率和系统容量需求,但是其覆盖能力较弱,难以实现全网覆盖,因此需要与6GHz以下的中低频段联合组网,以高频和低频相互补充的方式来解决网络连续覆盖的需求。至于中频段,目前,全球大部分国家和组织对于中频段的具体范围没有确切的定义,但普遍认为3GHz~6GHz为中频段重要资源。
  为在全球5G发展中领先于人,以美国、欧洲、日本、韩国为首的国家,目前已聚焦或发布了各自的5G频谱规划。我国5G频谱规划稍晚与这些国家,但是好在行动迅速,三天的时间就公布了高、中用频频段。6月6日工信部发文,拟在3.3-3.6GHz和4.8-5GHz两个频段上部署5G。6月8日,工信部公开征集24.75-27.5GHz、37-42.5GHz或其他毫米波频段5G系统频率规划的意见。拟释放8.25GHz的高频资源。
  据了解,在2015年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WRC-15会议上已经对3.3-3.6GHz规划成5G实验频段,4.8-5GHz虽然未有进入分配决议中,但是目前已有相当多的通信巨头在研究,技术、产业链也有保障。
  但是在5G网络高频上,各国却是各有各的打算,不过最为成熟的还是28GHz频段,美国和韩国已分别确认在28GHz频段上试验5G,日本也在开始试验,因此,这段28GHz频段也有可能成为5G最先商用的频段。然而,中国和欧洲正在研究的是26GHz频段,与28 GHz频段并不一致。但是之间有重叠的频谱,可以有相关技术经验借鉴,形成强势的产业推进力量还需要国内华为、中兴等等通信巨头多多发力。
  分配机制存变量
  中国已经确定在3.3-3.6GHz、4.8-5GHz;24.75-27.5GHz、37-42.5GHz频段上部署5G。释放了500Mhz的中频资源、8.25GHz的高频资源。这对于产业链尤其是对运营商来说,无异于是打了一针兴奋剂,以后开展5G更有奔头了。但是却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频段均分肯定是不可能的,怎么划分?给多给少?就考验着管理部门的智慧和眼光了。
  国内的2G、3G、4G频谱资源分配都是按照行政审批完成的。但是到了5G这里就存在了很多变量。据了解,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已经于2016年12月1日开始施行。此次修订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将拍卖引入频谱资源分配制度中。《条例》中明确提出,确立指配、招标、拍卖等方式并存的资源分配制度。对于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利益等频谱资源的许可,继续采用行政审批的方式予以重点保障;对于地面公众移动通信使用频谱等商用无线电频谱,可以采取招标、拍卖的方式实施许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也就是说,我国频谱资源分配正式进入“双轨制”,行政和市场两种方式并行。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给出以下判断,公共资源的有偿使用肯定是趋势,毕竟频谱是一个稀缺资源,拿到好的频段应该多付费,以此来提高资源利用率。但是,国内应该不会简单在三大运营商之间进行拍卖然后漫天叫价。因此5G频谱暂时不会采取拍卖,我国可能会先拿一些交通、科研等非热门频段来进行拍卖尝试。
  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阚润田曾表示,通过精细化管理,实现中、高频段的频谱共享,从而提高频谱利用率,是缓解频谱供需矛盾的一剂良方,特别是解决频谱资源需求大户——第五代移动通信系统(5G)的用频需求。他认为,“在规划和分配5G系统频率时,基于6GHz以上高频段的不同业务共享是大势所趋。在未来,5G频率无论是采用市场化分配还是行政指配,都不会像过去2G、3G、4G那样独享频段,也不会一分就是全国性频点,一定是分期分批、几个城市或几批城市地分配频段,真正做到精细化管理。”
  不管采用何种分配方式,现在的三大运营商对于500Mhz的中频资源的可谓是虎视眈眈。业内人士预测,有可能会采用以下分配方式,移动:3300-3400MHz,3400-3500MHz,4800-4900MHz。电信联通共建共享:3500-3600MHz,4900-5000MHz。如果移动按照这种分配方式,移动可谓是抢占了5G频谱先机,到那时,电信和联通加一起可能也不是移动的对手了。
  加速产业进程
  无论频谱怎么划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频谱资源是推动产业发展的核心资源。频谱的落地除了对运营商来说是一件喜事外,华为、中兴、大唐等通信设备商也同样为此欢呼。
  据了解,华为近年来在5G上面的投入巨大,其主推的 Polar Code(极化码)成为5G eMBB(增强行动宽频)控制通道的编码方案;近日,中国移动和华为等提出的SBA架构成了5G网络基础架构。但是因为频谱不确定,华为对于5G在各频谱上的使用都进行了研究和验证。这无疑是浪费了金钱和精力。
  中兴近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把包括Massive MIMO,MUSA(多用户共享接入),FB-OFDM(滤波器组OFDM),虚拟和网络分片等核心5G技术进行研发,并携手产业链合作伙伴,共同推进5G研发进程。值得一提的是,中兴于近日开通国内首个Pre5G超高速率业务试点,创下国内首个外场真实网络环境下高达1Gbps的峰值下载速率,超过现有4G网络峰值速率6倍以上。
  中兴通讯无线总工程师朱伏生在接受C114采访时曾表示,因为频段的不确定,设备厂商们研究的模型不太一样,设备模型也不太一样,研发投入非常大。朱伏生呼吁,国家应该尽快把5G频段确定下来。美国已经有了时间表,欧洲也走在前面,作为全球最大单一市场的中国,如果不能够尽快确定频谱,本来在5G研究上的先发优势会因为频率问题,导致整个产业的落后,这是非常可惜的。无论是民用的、军用的,还是行业专用的,可以协调出5G频率出来,促进中国5G产业的健康发展。
  “在5G领域,以中兴通讯、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已经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很多5G关键技术上都有自己的技术点,在推动5G标准制定上也做了大量工作。不能因为一些问题,导致我们的标准技术没有进入全球体系。另外,尽管我们的技术和产业化能力较强,但销往全球也会面临种种壁垒。技术研究只是一个方面,要实现产业化,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朱伏生说。
  5G频谱的落地减少了此类事件的发生,后期,预计工信部还会公布5G其他频谱资源,实现全频段部署,勾勒完成我国的5G频谱蓝图。(OFweek通信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