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饲养员”爆红:那些新零售催生下的“怪”职业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5-11来源:钛媒体
【字体: 打印本页

  2018年初,阿里巴巴要培养10万“机器人饲养员”的消息在互联网圈传开,该职位不仅有高薪待遇,杭州还给予“落户加分”等福利政策,无数人大大地羡慕了一把。这个从文字意义上很难直观理解的职位,是新零售时代诞生的全新岗位。
  不止“机器人饲养员”,随着新零售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怪”职业出现,很多岗位甚至开出百万年薪寻求人才,作为新零售转型的第3年,它为社会都带来哪些新动能、新契机?
  新零售不止提效还催生许多“抢手”新职业
  日前,商务部发布了全国一季度消费数据,2018年一季度社会零售总额增长9.8%,其中线上保持着较高增长,而实体零售也出现回暖现象。近几年,我国零售发展速度一直快于GDP的增速,这既是我国逐渐向消费大国迈进的例证,也是新零售转型对消费经济效率提升而带来的变化。
  新零售概念刚提出的前两年,由于无人售货模式的舆论效应,业界对其将带来新“下岗潮”表现出担忧。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新零售不仅带来许多岗位,而且为许多线下人才提供了鲜有的上升渠道,不仅是拉动消费经济的新动能,还为很多传统人才带来职业生涯上的新契机。
  今年4月初,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发布了《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2017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巴巴零售生态创造就业机会总量达3681万,超六成受访商家电商岗位人员月均收入超6000元。今年阿里对就业的促进数据已是2015年1500万的两倍有余,而人均收入也有着很大的提高,提量和提质两方面都有很好的体现。
  今年年初,阿里要培养10万“机器人饲养员”并非个例,要知道三年来,市场上新零售人才一直供不应求。除了我们熟知电商化程度较高的服饰企业外,互联网旅游公司、连锁零售业和金融投资公司都在争抢新零售人员,岗位从运营到产品、乃至技术和投资岗位,覆盖了高管到中层,和基础运营岗位。
  以江南布衣举例,去年从集团层面独立组建了新零售部门,为了网罗合适的人才频频抛出巨额年薪。例如“会员新零售总监”一职,年薪最高出到60万;基础岗位同样如此,比如“新零售产品经理”、“新零售会员运营专员”等职位,年薪在8-10万元左右。
  “机器人饲养员”爆红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信息技术不断地重构商业社会,因此诞生过许多爆红一时的职业,例如程序员鼓励师、酒店试睡员等等。而机器人饲养员的爆红,和上两者依靠工作内容的“清闲”与高薪反差成名有着本质不同,机器人饲养员官方名称应是“机器人训练师”,这可是含金量极高的职位。
  据阿里发布的招聘内容中显示,机器人饲养员的职责主要有四个:为机器人宝宝制定食谱,科学喂养;教机器人说话;帮助机器人搭积木,也就是搭建机器人成长模型;最后是要带机器人宝宝去交朋友。其实通俗的理解就是作为阿里AI客服的人工调教师,机器人的本名是阿里小蜜后改为店小秘,2016年3月推出,是为商家开发的智能客服,作为AI程序驱动的“客服”,需要专门的“保姆”饲养不断提高正确率。
  与大多数人认为新零售会“消灭”很多职位相异,三年来新零售转型带来了一波新的职业红利。以成都盒马鲜生红牌楼店为例,与同等面积的传统商场相比,员工数量比起后者多了三分之二。该店配置250人,设有店长、厨师及餐饮服务、仓库拣货,柜台服务、配送等岗位。
  这是新零售模式的商业单位,更强调服务质量和覆盖范围内涵所致,使得固定位置的商场变身为一个地区的新零售中心,人员配置也就相应增多。其实,除了阿里之外,许多公司也在紧锣密鼓的储备人才。
  比如太平鸟、江南布衣等在电商团队之外,增设独立的新零售事业部,催生“会员新零售总监”、“新零售产品经理”、“新零售会员运营专员”等职位;另外例如良品铺子也增加“数字化运营副总裁”、“流程IT化副总裁”等职位;随着新零售转型的全面推进,许多的高薪新职位为大批传统人才提供上升通道,正成为当下职场重要一景。
  虽然以上职位名称相比“机器人饲养员”更好理解,但这些新生职位对人才的要求完全不同以往。知名的猎头企业智通美瀚厦门公司负责人洪志鹏曾透露“电商总监好找,但懂电商实操,又有线下门店管理经验的新零售人才,特别难找”。
  “机器人饲养员”爆红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零售巨头们如火如荼的抢人大战,标志新零售社会正在跑步前进,从点点滴滴改变我们的生活。
  小客服变身“大经理”,转型大潮不止线下人才受捧
  以前线下是线下,线上是线上,零售业态分为电商和实体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你无法在电商平台上下单并到店取货,也无法在店里用手机购买到该店货柜上没有的任何商品。随着国人消费新需求不断地演进,新零售应运而生,成为解决线上、线下零售结合的最佳桥梁。
  在这个浪潮里,催生了大批对口的职业。要知道任何一个新生事物想要得到普及,足够的人才储备都是首要条件。因此,我们会发现在新零售领域,大量的百万年薪、千万年薪的职位诞生,而许多原本一线的零售人员,也在这个浪潮里获得难得的机遇,一跃成为新零售行业里抢手的“精兵强将”。
  在这个大浪潮里,原森马电商“机器人饲养员”海桐是个很好的典型。2015年初海桐通过社招进入森马做一线客服工作,2016年6月森马引进智能客服机器人“店小秘”为他带来职业生涯的新契机。由于即懂客服业务也有强大的学习能力,海桐很快成为机器人训练员里的佼佼者,半年内屡次被升职加薪,被任命为服务经理,并完成了在杭州买房的心愿。要知道,传统的零售业里,普通客服人员很难有这样不断上升的机遇。
  其实,海桐和新零售也是互相成就,据数据显示,在海桐的“辅导”下,森马“店小蜜”不断进化,问题解决率已达到65%~70%,甚至学会了鼓励买家下单,大大提高了客服人员每天的效率。从2016年7月到2017年9月份,店小蜜为森马和子品牌巴拉巴拉两个店铺创造了2亿多元的销售业绩,是森马最TOP人工客服的26倍。
  据百度百科介绍,新零售是以互联网为核心,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的零售新模式。
  它的使命在于提升整个业态的效率,所带来的变化一是服务上为消费者提供更好地体验,为企业带来更强大的竞争力。二是不断提高从业人员的收入,使得零售业不再是中低收入的代名词。
  海桐转型是个很典型的案例,在新零售大潮中,似乎线下人才相比之下更为“吃香”。洪志鹏指出(新零售招聘中)线下往线上“易”,线上往线下“难”。“在我们推荐的人才中,企业愿意花精力去培训那些有丰富线下经验的人才。”他认为根源还是在“体验”二字上,线下经验意味着有直接接触消费者终端的经验和基础。
  其实,新零售大潮里,不只是线下人才更“吃香”。类似整个系统的基础架构搭建、大数据应用方面仍然需要大量的算法工程师、数据分析师等职位,只是我们仍然愿意把他们从事的工作列为线上业务,他们同样是新零售大潮里重要的“幕后人才”,虽然工作内容上看似和纯线上相差不多,其实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给予我们线下人才更吃香的众多“错觉”里,同传统线下人才缺乏良好的上升渠道也有很大的关系。
  在传统二元零售模式里,线下零售人才如收银员、客服、摆货员等岗位,都是工作内容单调,缺乏有效上升渠道的职位。而新零售的赋能下,许多职位不再是“螺丝”,变成自主性有很高要求的岗位,以机器人饲养员举例,虽然这个岗位的本质仍是客服,却需要懂得大量AI、大数据分析、语义分析等知识,已具备了极高的“技术”含量,而非重复性劳作的低级岗位。
  相信随着新零售的不断演进,类似“怪”职业还将不断地出现,在这个浪潮里受益的将不只是坐办公室的“白领”、“码农”们,那些在线下从事一线服务的“蓝领”们有了同样的上升机会,这也符合我国现今整个社会由低收入人群为主向中高收入过度的大趋势。
  正如蒸汽机开启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一样,当时许多人以为蒸汽机的普及会带来大部分人失业,却未想到结果正好相反。而工业革命不断地发生,经济社会所惠及的人数也在指数级增长。
  新零售是零售业自己的“工业革命”,相信它将深远地影响着整个零售业态,不仅提升效率,还将带来更多地新职位,为中国向消费性大国转型持续升温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