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智慧城市建设:整体起步局部“领跑”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1-10来源:中国经济导网
【字体: 打印本页

  2017年10月,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正式发布了城市大脑1.0,同时交出的周年答卷显示,在接管杭州128个信号灯路口后,试点区域通行时间减少15.3%,高架道路出行时间节省4.6分钟。在主城区,城市大脑日均事件报警500次以上,准确率达92%;在萧山,120救护车到达现场时间缩短一半。
    城市大脑展示的是阿里的超级人工智能技术和对数据资源的深度挖掘,虽然其并未提及智慧城市,但用智能管理城市显然属于智慧城市中智慧交通的范畴。无独有偶,2017年12月20日发布的《新型智慧城市发展报告2017》(以下简称《发展报告》)认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已成为新技术融合创新发展的开放“实验室”,并且特别提到了杭州在城市交通管控领域,全面引入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
    在评价我国新型智慧城市的发展水平时,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认为,中国智慧城市的发展处于起跑、跟跑甚至与国际社会并跑的阶段。“在某些地方,具有中国特色的智慧城市应用,国外比不上我们的水准。”他说。
    从“智慧地球”到“智慧城市”
    谈到智慧城市,就不能不提及美国IBM公司所提出的“智慧地球”。2008年,时任IBM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彭明盛首次提出了这一新概念。他认为,智能技术正被应用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智慧医疗、智慧交通、智慧电力、智慧零售业、智慧基础设施甚至智慧城市,地球将变得越来越智能化。当时业内不乏有人认为这是IBM的炒作,所谓“智慧地球”只是一个噱头而已。面对不解甚至非议,在随后几年,IBM坚定地推广自己的“智慧地球”战略,并将其细化为多个行业的智慧解决方案,如太原的“智慧矿山”、宁波的“智慧物流”,等等。
    尽管IBM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的“智慧”理念,在一些城市单一领域的平台建设上也不乏亮点,但由于跨国公司在投资决策的灵活性上先天不足,以及城市部门信息资源的条块分割状况不易改变,因此在“智慧城市”的实践中难以取得根本性的突破。不过,“智慧”一词却在IT技术应用领域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国内外许多公司开始推出自己冠以“智慧”之名的平台解决方案。
    2012年10月初,科技部办公厅和国家标准委办公室联合发文,确定了首批20个智慧城市技术和标准试点城市。
    2013年1月29日,住建部公布了首批90个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城市名单。
    2013年8月1日,住建部公布第二批103个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城市名单。
    2015年4月7日,住建部公布第三批84个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城市名单。
    2014年8月27日,经国务院同意,八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确保智慧城市建设健康有序推进,并提出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聚集和辐射带动作用大幅增强,综合竞争优势明显提高,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服务、创新社会管理、维护网络安全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近几年来,随着物联网、大数据、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智慧城市的发展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在不断突破,而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更使智慧城市的发展在技术层面如虎添翼。
    集约融合成为发展主旋律
    对于目前我国新型智慧城市的发展,《发展报告》认为,新型智慧城市进一步强化了跨部门、跨行业的组织统筹力度,提升了信息资源整合水平。
    首先是基础设施加快共建共享。新型智慧城市全面推动通信设施、局房管道、数据中心等共建共享,探索2G、3G、4G等频率授权综合利用,并依托智慧灯杆等多功能信息杆柱,构建涵盖无线WiFi、基站挂载、充电设施等融合型智能设施,形成通信设施与市政设施的无缝衔接。
    其次是数据资源加速资源共享。新型智慧城市快速部署覆盖全域的多主体感知监测体系,政务数据通过“一数一源”方式,形成统采统存的数据资源池,部门间按照权限有序共享,并利用城市数据共享交换平台服务和第三方数据服务,实现涵盖政府、企业、行业的城市主数据资源体系。
    再次是核心平台统筹规划布局。新型智慧城市核心平台基于云设施实现统筹布局,设计平台可重用、可扩展架构,为各类智慧应用系统提供一体化协同管理和服务能力,实现平台与应用松耦合。
    最后是应用服务呈现“多合一”。智慧城市规划与其他规划实现信息整合和无缝衔接,形成“多规合一”,确保一张蓝图干到底。通过系统对接和信息共享,以“多卡合一”整合城市公交卡、社保卡、健康卡等不同卡种。企业和社会机构的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等多种证照合一,加载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营业执照,实现“多证合一”。
    智慧城市发展不充分不平衡
    在对新型智慧城市的评价中,按发展程度划分为四个阶段:准备期(分值为0~55)、起步期(分值为55~70)、成长期(分值为70~85)、成熟期(分值为85~100)。《发展报告》显示,220个城市在评价中平均得分为58.03分,最高分为84.12分,最低分为27.09分。在这些城市中,逾70%的城市仍然处于起步期或准备期,其中93个城市处于准备期,86个城市处于起步期,41个城市处于成长期,处于成熟期的城市为0个。其中,起步区的特征是启动智慧城市规划建设初期,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化应用已有一定基础,个别领域应用已经初见成效,智慧应用和信息资源整合利用成为提升建设实效的关键。
    单志广表示,从评价得分看,我国智慧城市的分布很不均衡,评价总分前50名和前100名的城市主要集中在中东部地区。
    根据《发展报告》,按照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四大板块划分,东部地区城市平均得分最高,为65.32分,中部为60.82分,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分;最低的西部得分为52.13分,东北为54.53分,均明显低于全国平均分。
    市民获得感有待提高
    《发展报告》显示,220个填报城市市民体验平均分为63.71分,最高分为71.00分,最低分为54.90分。市民体验划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分值为70~100)、第二梯队(分值为65~70)、第三梯队(分值为60~65)、第四梯队(分值为0~60)。其中第三梯队的城市数量最多,有140个城市,占比63.64%;第二梯队有61个城市,占比27.73%;而第一梯队只有4个城市,即杭州、常州、无锡和舟山。
    值得一提的是,市民体验好坏与城市大小似乎并无必然关系,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北上广深均未进入第一梯队,其中上海、深圳位居第二梯队,而广州、北京更是排到了第三梯队。“在智慧城市群众认可度上,大城市排名反而靠后,这值得大家思考。”单志广认为,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很多地方过于强化技术的应用,打造虚拟的时空,忘记了物理的城市有效规划和设计,忘记了人的基础素质的提升。他透露,为了使各地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更加重视市民的获得感,在未来的评价分值体系中,将考虑把市民评分由20分提高到40分,政府评价由80分降低到50分。
    单志广认为,在未来的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中,“三融(产业融合、产城融合、城乡融合)五化(新城国际化、产业高端化、城乡一体化、治理现代化、民生普惠化)”将是核心,“各部门原来虽有建设要求,但已不再是核心,电子政务和行业信息化都不是智慧社会的核心。”智慧城市建设的关键是要打通信息壁垒,形成统一利用的数据、统一接入的大平台,构建全国的信息资源共享体系。在他看来,智慧城市建设“永远在路上,只有进行时”。(中国经济导网)